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这2部票房都扑了?2023年,韩国电影“突然死亡”

时间:05-07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10

这2部票房都扑了?2023年,韩国电影“突然死亡”

文|令狐伯光《漫长的季节》结束后一时没有什么作品可看。五一档电影又都看过了,于是去看了最近两部口碑不错的韩国电影《下一个素煕》,以及翻拍中国的《七月与安生》的《再见,我的灵魂伴侣》。这两部电影在国内口碑都不错,前者有8.2,后者也有7.4分。要知道,这两部已经是2023年以来评分最高的韩国电影了,因为之前播出的韩国商业大片不但口碑很差,评分很低,在本土市场票房也非常差,被日本动画《铃芽之旅》《灌篮高手》按着打。我看完这两部电影突然发现了一件事,2023年的韩国电影真的太惨了,甚至可以说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了,因为我查了一下两部电影在韩国的票房数据。韩国《铃芽之旅》连续一个月票房冠军,上映26天累计总票房395.88亿韩元。《灌篮高手》上映90天累计票房452.09亿韩元。《再见,我的灵魂伴侣》上映19天累计票房21.64亿韩元。小成本口碑佳作《下一个素熙》,居然也没能回本。《黑暗荣耀》和韩剧爆红全世界?韩国电影,却要“死了”电影嘛大概能分文艺片,类型片和商业大片三种,先讲讲韩国商业大片。今年韩国商业大片真的太惨了,几乎全扑了。什么《贞伊》《英雄》《交涉》《幽灵》《杀死福顺》等等商业上全部扑街,无一幸免,韩国观众不爱看韩国电影了,这些电影在国内的评分也不高。为什么呢?它们都败在裁缝美国电影,裁缝得丢失自己的特色,最终也就丢失自己的市场,这还真不是我无的放矢,这些电影我都去看过,真挺烂的,国内豆瓣那么吹捧韩国电影评价都很低,可想而知有多烂。春节档以来的中国商业电影大概能分成两派,一派之前遗留流量经济的《满江红》《无名》,另一派是近年崛起的内地青年导演的《流浪地球2》《深海》,后来上映的《中国乒乓》《保你平安》都偏内地新势力。五一档《长空之王》《人生路不熟》等片,虽然用了流量但偏内地新势力,《惊天救援》《检察风云》就是香港导演拍的内地主旋律。《流浪地球2》和《深海》两位青年导演从题材类型,影视工定,审美文化等等都有着巨大的突破,《深海》只是输在了剧情上,导致商业层面输了。平心而论,《满江红》《长空之王》《人生路不熟》的质量都能吊打今年韩国商业片一个来回,更不用提和《无名》比较。这倒不是说《无名》是什么绝世经典,它只是部用了流量明星,但其实是一部影像风格极致化,质量也不错的类型电影。现在的韩国导演拍不出这样有追求的类型片,因为今年韩国商业大片基本上是Netflix投资,学习美国结果四处裁缝,结果把自己特色都搞没了,质量还稀烂的大烂片,所以韩国观众才不买账。韩国电影别说打不过《满江红》《长空之王》,连《人生路不熟》都打不过。敢拍,尺度大?这些都救不了2023年的韩国电影我们再说说韩国文艺片和中国文艺片吧,国内的网友一直觉得什么敢拍,尺度大,黑深残就是艺术。韩国这类电影可以说是优秀的某题材商业片,但未必是优秀的艺术电影。最简单的道理就是《下一个素熙》《再见,我的灵魂伴侣》已经是今年口碑最好的韩国电影。然而,今年欧洲三大柏林,戛纳两个公认全世界艺术殿堂,前者已经结束了,后者已经公布了入选名单。结果就是“疫情”刚放开的中国文艺片入围了一大堆,韩国电影寥寥无几。2023年柏林电影节入围的中国电影,《白塔之光》《艺术学院》入围主竞赛单元;《雪云》入围奇遇单元;《发光的河》入围论坛扩展单元;《绿夜》入围全景单元。《深海》入围新生代单元。《小晖和他的牛》《另一面镜子里的梦中之梦》入围新生代儿童单元;《一时一刻》《火箭发射时》入围新生代青年单元。张大磊《平原上的摩西》入选剧集展映单元,《我的朋友》入围短片竞赛单元。2023年戛纳电影节入围的中国电影,王兵《青年》入围主竞赛单元,《MAN IN BLACK》入围特别展映单元。《燃冬》《河边的错误》入围一种关注单元,《小白船》入围导演双周单元。《夏日副本》入围导演双周短片单元,《一个散步的夜晚》入围影评人周短片竞赛单元。戛纳又是一大堆入围的片子,获奖不获奖先别提,但电影艺术上还是有较高水平的。比如《白塔之光》在北京电影节拿下最佳艺术贡献、最佳男主角、最佳男配角、最佳摄影、最佳编剧五项大奖。今年入围柏林电影节和戛纳电影节的韩国电影,《绿夜》入围全景单元(还不算),戛纳电影节宋仲基主演的《祸乱》入围一种关注,另外还有两三部入围的都不算奖项。《下一个素熙》《再见,我的灵魂伴侣》包括大量的同类韩国电影为何很少入围欧洲三大,是它们没有送选?还是根本没有资格入围?说白了,这两部韩国擅长的电影,前者是现实主义商业剧情片,后者是女性青春片。后者不提了,毕竟中国版《七月与安生》珠玉在前,只能说是还算成功的本土化。《下一个素熙》在我看来其实和大鹏的《保你平安》差不多,没错,《保你平安》。只是两部电影的方向不同,大鹏的《保你平安》是一部各方面很均衡的现实题材商业喜剧片,在现实主义挖掘上浅尝辄止。这也是当前中国电影最大的问题,审核过于严格难以展开。《下一个素熙》的镜头语言、故事情节、角色塑造、节奏处理和情绪烘托,反正每个情节都精确计算的。前者商业性更强,后者现实性更强一些,但是艺术上也就那样。文艺片难拿奖,商业片接连扑街?2023年韩国电影“突然暴毙”我相信很多国内网友就要说了,我管你什么电影入围欧洲三大,艺术成就有多高,这种电影压根就不看。中国商业大片的票房有多高,哪里有人家韩国电影好看。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呢,只能用市场和艺术角度去回答,因为前者决定繁荣,后者决定水平。艺术上,韩国现实题材电影只是侧重于对于社会现实市民阶层人性黑深残,财阀财权交易、政府压迫幻想的一种挖掘。记住,我一直说这类电影挺好的,我们就是审得太严拍得太少,没办法满足观众。但是,它确实没有多少艺术追求。前两年韩国电影在欧洲三大,奥斯卡拿奖的,还不是早期的朴赞郁,奉俊昊等韩国大导演,他们的电影还有些艺术追求的。拿奖的时候说内娱完了,韩国电影艺术厉害,现在入围都没有就说电影艺术没用。这是不是有点双标了?哪怕不谈这个评价标准的问题,其实拿奖的文艺片背后还有两个道道吧。一是影史留名,世界电影史地位,也就是好听点一个国家电影艺术在世界的代表,难听点就是一个国家电影艺术装13用的,你连入围都没有装不了啊。二是一个国家地区的文艺片是否厉害,它的背后反而是商业片是否繁荣决定的。因为艺术这玩意儿对人类不可或缺,但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讲没啥用。普通人是不喜欢看文艺片的,文艺片更是养不起一个产业的,文艺片都不行了,也就代表背后的商业片更加的不行。2000年后港台电影就公认衰落了,你可曾看到2000年后港台还能出王家卫,杨德昌和侯孝贤这些文艺片大师?别说李安了,人家90年代就拍片了,和张艺谋是同一代大导演,内地则出了贾樟柯,娄烨等第六代。201年过后,刁亦男才凭《白日焰火》在中国影坛崛起。这几年,我们还有《宇宙探索编辑部》公路软科幻,而这部电影就是郭帆监制的。如果不是郭帆《流浪地球》大获成功,一个青年导演,一部文艺片,你以为那么容易拉投资?其它国内电影像毕赣的《路边野餐》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。《春江水暖》《心迷宫》《暴裂无声》,魏书钧前两部电影,《河边的错误》也一样(这片朱一龙是第二投资方)爱情片《爱情神话》就是徐峥扶持的,《人生大事》是导演处女作,监制是《小红花》的韩延。还有《消失的她》也是导演处女作,陈思诚扶持的。其它像平遥电影节,FIRST青年电影展,各种幕后创作者扶持青年导演一大把。今年的国产剧《平原上的摩西》《漫长的季节》都相对文艺,不是传统意义的国产剧。这些国产电影和国产剧证明了什么?说明了中国文化产业还是处于一个飞速发展的状态。整个市场的蛋糕在持续做大,大家都能赚到钱,不但能出现《球2》《深海》这样有突破的商业片,也才养得起越来越多的文艺片,扶持越来越多的青年导演。还能撑几年?我预测,韩国电影将沦为下一个香港电影2023年的韩国电影,商业大片口碑质量和票房三输,整个市场会变得越来越萧条,Netflix表面上让韩国电影苟延残喘,实际上在吸干韩国文化产业。而口碑和质量好的现实题材电影,有的没能回本,但是回本的还是更多一些,但看数据不是太赚钱,文艺片养不起一个成熟的产业。文化产业的发展是深刻受到经济发展,人口和市场的影响的。这段时间的新闻里,2023年韩国对中国连续贸易逆差,三星电子第一季度同比下降96%,再考虑到韩国全租房的危机可能将要到来。和90年代末的香港电影有点相似,成龙等电影人出走好莱坞创下辉煌。因为经济发展和人口,导致本土市场迅速萎缩。不过,2000年左右的香港电影好歹出了《功夫》《无间道》,还有银河映像撑着。我之前还觉得韩国流行文化的衰落会是一个连续的过程,现在来看,整个韩流的衰落衰落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快。毕竟韩国经济,人口和市场比香港要大得多,但2023年的韩国电影就这样拉胯了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